中国教育科学研究网
新闻详情

访非洲难民儿童学校:请给我一份蹒跚前行的希望

  “早上好!大家今天开心吗?”当地时间19日清晨,夏日的阳光照射进一间位于埃及首都开罗马阿迪区的教室,在老师温暖的问候中,孩子们开始了崭新一天的学习生活。 


  今天是全球第16个世界难民日,也是当地这所“非洲希望就学中心”暑期班开班第一天。 


  “我来埃及5年了,一直在这里读书,我喜欢上科学课,老师们都很好,我梦想做个医生,”9岁的姑娘阿姆纳·瓦利德对记者说。她背后的黑板是学生们用剪纸拼出的非洲地图。 


  “我今年17岁了,我在这个学校交到了最好的朋友,我喜欢这里,”另一位学生拉沙·塔提兹欧说道,“在今天的课堂,老师告诉我们要自信,对人真诚,我的愿望是周游世界。” 


  孩子们的学校是一座两层的小楼,以捐助为主要资金来源,空间逼仄的教室和仅有几平方米的厨房全年为500名学生提供小学、初高中教育和午餐,学生绝大部分来自在埃的非洲难民家庭。 


  据联合国难民署最新官方报告,目前有超过5万名非洲难民由于战乱、饥荒等各类原因居留在埃及并在难民署注册,而实际居留人数远远不止这个数字。作为连接欧洲、非洲和中东的枢纽国家,埃及多年来已成为非洲、中东地区各国的难民聚居地和中转站,这些难民面临着住房、居留权、子女教育等一系列问题。 


  “我们教室不够,只能让孩子们上半天学,虽然每天很累,但心里很开心,”哈拉·戴维对记者说。她来自南苏丹,因为家乡的战乱逃到埃及定居,目前是学校的老师。这位中年教师面对镜头时显得紧张而羞涩,但眼睛里却奕奕闪出光彩,“我唯一的愿望,就是我所经历的、我所看到的,不要让这些孩子再去经历了”。 


  像戴维这样的老师在这间学校里总共有49名,他们大多同样是非洲难民,没有受过专业教师培训,只能根据自身特长,力所能及地教孩子们。 


  与戴维相比,来自刚果的年轻教师基齐托·德雷默斯更健谈,也更活泼。他带着记者专门参观了在学校二楼的心理咨询室。低矮的屋檐下,只有一张桌子,一张椅子,看上去却是一个温暖的小空间。 


  “这里是这所学校最特别的地方,”他说,“因为许多孩子曾经历过可怕的战乱、饥荒、逃亡,部分孩子有自闭、抑郁或者暴力倾向。虽然学校教室不够用,我们还是专门腾出了一间屋子,帮助他们恢复心理健康。” 


  德雷默斯告诉记者,“非洲希望就学中心”为适龄儿童提供从小学到高中的教育,并为不同需求的学生开设国际课程或专门针对埃及教育的课程,这样无论以后移民欧美国家,或者留在埃及,学生们都可以与当地大学进行对接。 


  “学生们的学费只能负担学校运营成本的20%,资金是我们最大的困难,教师们工资很低,”暑期学校的负责人约翰·詹姆斯说,“感谢埃及敞开大门接收了我们这些难民,但是孩子们不仅需要一个家,他们需要教育,这便是我们一直努力在做的。” 


  “这所学校,以及我们大家,都在生活中蹒跚前行,孩子就是我们的希望,”詹姆斯说道。


网站二维码
website qrcode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

全站搜索